支付宝锦鲤成vlogger,但旅游短视频真是门好生意么?旅游

娱乐产业 2019-04-15 08:07
4年前一句“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撩拨了万千网友的心弦,如今随着短视频、vlog等的兴起,我们可以跟着vlogger们足不出户看世界了。

“遥远而没有形状的未来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我,但至少这一年,让我来做你们的旅行青蛙吧。”

信小呆的微博简介“支付宝中国锦鲤”后面,如今早已变成“微博vlog博主”。去年11月办好人生第一本护照,她在东京、普吉岛、香港等地拍了8个Vlog,进行了1次北海道直播(190万人观看)。从最初面对镜头会紧张,到如今自如地介绍着她偶像阿信的故乡北投,信小呆用了184天。

4年前一句“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撩拨了万千网友的心弦,如今随着短视频、vlog等的兴起,我们可以跟着vlogger们足不出户看世界了。我们通过问卷调查了上百万受访者,发现88%的人都表示自己旅行中会拍小视频,或者会围观别人的作品。

具备较强消费能力,注重品质与体验的新中产阶级初具规模,也让旅拍成为流行。就在刚刚过去的清明假期,全国仅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就超过1.12亿人次,数据预测半个月后的五一小长假全国将有超过1.5亿人次出游,视频化内容渐渐替代了朋友圈摄影大赛与传统的图文旅游攻略。

更为直观和有趣的表达是旅行类视频的特色,有朋友就告诉我们最近在追《青春的花路》,看了之后特别想去新西兰。

而在短视频领域,大家想看到哪些旅行类内容?短视频平台与在线旅游OTA平台都想抢下旅拍这块蛋糕,商业化前景真的好吗?我们通过对近百位受访者的小调查,试图了解诗与远方背后的故事与商机。

谁在贡献他们的旅程?

像信小呆一样直接辞职当旅行博主的并不鲜见。2018年12月12日,两位22岁的女孩Suke和兽辞掉工作奔赴老挝穷游,5000块钱的经费注定伴随着摩托车、青旅和硬卧。

她们发布的第一条抖音只有500次观看,0点赞。但今年2月发布的第九条视频爆火,100万粉丝涌入其抖音账号“小魔旅Suke兽的心路历程”。如今,她们已经拥有160万粉丝,还接到了人生当中的第一条广告(小猪短租)。“把热爱做成事业,是可能的吧,”Suke说。

专职做旅行博主的好处是能够稳定输出内容,从而保持粉丝的活跃度,也更容易接到品牌爸爸递出的橄榄枝。不过当我们把“你想成为专职的旅行体验师么?”这个问题抛给100位受访者们,47%的人选择了“希望能兼职试试看”,还有21%的人持否定答案。

而谈到“是什么阻止你旅行时拍短视频”时,超过63%的人认为是剪辑和拍摄难度有门槛。笔者自己也尝试了拍3分钟左右的旅行vlog,在不熟练的情况下一条视频可能需要花费半小时以上,这还不包括思考文案和剪辑策划的过程。

抛开时间精力不谈,频繁出游的花销也令普通人难以承受。做旅游视频博主的门槛之一是有钱有闲,因此旅游类短视频往往是高富帅白富美的高发区。

比如B站知名VR游戏UP主视角姬,其实他不常发旅拍视频,但随手一条《马尔代夫一万一天的海景房是什么体验》,就能有60万左右的点击,非常能满足大家对于有矿一族生活的好(chou)奇(fu),他家柴汪吃三文鱼刺身时也令笔者产生了人不如狗的感叹

无需花费太多成本的则是定居在旅游地的vlogger们,微博、B站、VUE上都有不少旅居海外的华人和留学生,随手就拍出令人艳羡的风光大片。另外就是旅游相关从业者们,比如当地的地接导游、司机、民宿主和长期需要各处游走的摄影师们,这些博主出于工作需要有稳定内容输出的动力。

比如笔者在马来西亚游玩时遇到的当地司导郑师傅,就特别喜欢帮客人拍视频发朋友圈和抖音。不少旅游公司和景区看中了抖音的商业化前景与吸粉能力,因此在抖音的热门旅游类视频中,旅游领队、景区官方账号、婚纱旅拍公司占据了一席之地,通过15秒左右小视频展现地方奇景,可以短时间内引来极高的流量关注。

真的会带来转化率么?在我们的调查中,超过42%的受访者提到看短视频是为了寻找下一个旅行目的地;另有21%的受访者表示已有明确的旅游规划,想看看别人的视频做攻略参考。这种强目的性也为旅游类视频商业化带来无限可能。

小红书打卡网红店,

B站、VUE上找“大手”

大家都在用哪些平台来发旅游类短视频?从调查中可见微信和微博依然是最主流的阵地,同时更偏向UGC的抖音和多闪也快速居上,拍摄门槛低、使用方便还兼具社(xuan)交(yao)功能,是网友们发布旅游类短视频时比较看重的优势。

围观了几个主流平台的旅游类短视频,发现各家风格迥异,比如抖音用户青睐猎奇向、旅游目的地总结一类的内容,简单直给能够快速吸睛,而且可以让用户直接在视频上“打卡”标记;美拍和新浪酷燃比较偏向于PGC达人,5-15分钟的视频内容专业性比较强,更像是微综艺或旅游纪录片。

最近笔者非常心水的旅游博主当属酷燃的胡来(胡来决定去旅行),ta不是人而是一只藏狐布偶——讲真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灵活而且性格贱萌的小机灵鬼,短视频片头模仿哥伦比亚电影公司举火炬的更是令人忍俊不禁。

帅哥美女歪果仁旅行拍片早已不稀奇,但跟随着狐狸视角逛老香港、飚粤语、品尝地道印度菜,还是头一遭。这类视频的幕后拍摄具备一定难度,笔者也很佩服探店的店员和吃瓜群众看到vlogger是一只狐狸(后面跟着一群人)时没有笑场。

让网友纷纷种草贴标签的小红书一向是美妆美食安利集合地,如今也有不少旅游达人汇聚。在其中搜索#旅行#,有34万篇视频类笔记,#带着小红书去旅行#则有2.2万篇视频类笔记。

功能性很强的实用类视频在小红书上点击量颇高,怎么拍出旅拍美照和vlog技巧,廉价飞机票如何买,免税店海淘哪些超值化妆品,以及旅行英语都是喜闻乐见的内容。同时小红书在推荐转化率方面堪比大众点评网,KOL推荐的旅游地很容易就成为网红打卡地点。

而VUE作为vlog平台,上面的旅游类短视频就更适合想做旅游攻略的同学食用,一些非常小众的旅游景点在这里也可以找到。注意到平台不少的vlogger都是斜杠青年,具备专业的解说能力,配乐和摄像剪辑非常用心。

同时vlog也不限于单纯的景点介绍或者网红店安利,而是有更多的个人态度表达,像lifestyle博主jin小菌,跟随他的镜头去围观火人节或者在南极冰原上跳舞,都能感受到年轻一代个性化的生活方式的魅力。

大手云集的B站,专门的旅游类UP主并不算多,很多都是吃播+旅行,或者国风、街拍+旅行,突破各种次元壁。B站旅游类3短视频的特点在于比较垂直和个性化,播放量不高但用户粘性很强,弹幕互动频率非常高。旅游吃播,技术流摄影和酒店体验式测评是比较受欢迎的类型。

看中二up主孤独的美食基逛日本漫展,异国情侣hanhan和Nic在悉尼海边撒狗粮,汉服小姐姐十音带着大家在加拿大赏樱,笔者分分钟化身为柠檬精。

个人蛮喜欢歪果仁up主“我是郭杰瑞”,他的短视频兼具了旅行体验师、美食吃播、奇葩挑战等内容,从40块钱体验云南太空舱酒店,到吐槽印度各类交通,比围观普通旅行短视频多了不少文化差异性的乐趣。

内容升级、平台补贴下的旅游短视频:

面包终会有?

就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笔者还收到了穷游的推送:“帮你成网红!只要15s就能赢取1000元”。

不仅短视频平台,旅游公司们也觊觎旅游社交这块大蛋糕。继马蜂窝最早推出嗡嗡后,携程、穷游、去哪儿等纷纷推出短视频功能,精选内容将获得平台从几百到上千元不等的现金奖励。据公开资料显示,携程旅拍上线半个月就沉淀了千万量级用户,还邀请了潘粤明、陈妍希、于朦胧等明星入驻分享旅行体验。

看得出来,这些OTA平台更希望走UGC路线,本质是为了增强用户活跃度。而对PGC向的短视频平台而言,如何保持旅拍达人的流量可持续是个挑战。在调查中,接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会看旅游类视频,但不会特别关注某位博主,还有36%的人表示完全不了解有哪些是头部旅游类KOL。

即便是当时万众瞩目下辞职旅行的信小呆,其旅拍视频播放量在微博和B站也出现下滑趋势,当然这一定程度上和拍摄的旅游目的地是否吸引人有关,但总体而言,流量不够稳定,辨识度还不够强等特点,让旅拍达人和他们的内容都更像是时令性、功能性的产品,不具备强用户粘性。

流量不稳定意味着商业变现的困难,除了接广告、平台打赏外,目前平台一般会给予补贴。比如去年11月的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上,今日头条内容生态总经理洪绯就宣布,2019年今日头条在旅游领域会推出“旅行V计划”,用10亿流量激励2000位旅游内容创作者生产优质内容,并提供200万旅行经费给到“旅行指路官”项目,打造更多垂类IP。

还有就是将旅行类短视频微综艺化、系列化,以增强用户沉淀。像新浪酷燃推出的《咔咔就走》《旅游约么》《慢游全世界》等,走精品旅行栏目的路线,带网友体验全球网红打卡地。目前来看,以王凯为主角的《慢游全世界》第4季每期在微博的点击量都超过2000万,实现了较为稳定的流量输送。

 

总体而言,旅游类短视频处于商业化初期,挑战不小但也具备开发潜力,比如与更多的旅游局、景点和航空公司、酒店合作,向下打通电商、旅游服务、旅行社交等产业链。笔者认为,随着旅拍短视频普及和5G时代的到来,旅游类短视频有望迎来爆发式增长,头部达人也会真正形成具备影响力的品牌IP。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童年



1.娱媒体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娱媒体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娱媒体",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娱媒体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娱媒体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