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三周下载量破250万、七日留存率45%,答题游戏又复活了?游戏

游戏陀螺 2020-07-22 06:25
《Trivial Royale》在传统答题游戏的基础上,增加不少细小而重要的改动,而它走红的最大诀窍,更在于抓住了年轻用户的心。

近期,在久无波澜的答题游戏品类又溅起了水花,一款叫《Trivial Royale》的答题游戏上线后相继占领了各英美市场的游戏下载榜,在美国iOS平台还曾超越海外抖音TikTok,并至今稳定在答题品类下载榜头名的位置。

其开发商Teatime Games表示游戏在iOS平台的次日留存率为45%,七日留存率也为45%,用户的每日使用时长大约为30分钟,上线三周时下载量已经超过了250万。这对他们来说是“意料之外但情理之中”,《Trivial Royale》在传统答题游戏的基础上,增加不少细小而重要的改动,而它走红的最大诀窍,更在于抓住了年轻用户的心。

上线三周下载量破250万、七日留存率45%,答题游戏又复活了?

答题也能“吃鸡”化,还考验表情管理?

答题对战的基本玩法,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双方在限定的时间内回答同样问题,最后高得分者胜。

《Trivial Royale》同样沿袭了这个框架,每一轮有5道问题,每题得分与回答速度有关,最后一题有双倍分数。在模式上,如游戏名所显示,《Trivial Royale》引入了千人吃鸡的玩法,来自全球各地的1024名玩家将互相匹配进行1v1的对决,第二轮剩512人,第三轮剩256人,直到决出唯一的胜者为止。

吃鸡模式中的问题涵盖了常识、娱乐、科学、体育等各个领域,要坚持到最后夺魁并不简单。输过即重来,这个玩法显然大大增强了答题对决的竞争感,作为回报,胜利者将获得一顶“皇冠”,参与天梯排名,并且解锁聊天室,可以开始跟其他玩家对话。

上线三周下载量破250万、七日留存率45%,答题游戏又复活了?

没错,《Trivial Royale》将“社交”做成了一种奖励。除了吃鸡模式外,游戏同样拥有指定的话题模式,比如动物、电影、文学、甚至是猜宝可梦等,在其他模式中,Rank跟聊天室同样要通过获得特定胜场来解锁。这种设定不仅给了初始玩家一定的目标感,也是通过“共同爱好”来形成更有效率的社交场景。

事实上,《Trivial Royale》整个游戏都是建立在Teatime Games自己打造的社交游戏平台——Teatime Live上的。这个平台有一个最大的卖点,那就是让玩家“面对面”,《Trivial Royale》自然也继承了这个特色。

当然,不是真的面对面,不然不知道有多少玩家会社恐发作。《Trivial Royale》采用了类似苹果memoji一样的虚拟大头像,每个玩家进游戏前都需要“捏脸”来完成自己的造型,重点是——你还可以通过前置摄像头,让大头像模拟你的实时表情。

上线三周下载量破250万、七日留存率45%,答题游戏又复活了?

这意味着在跟别人对战时,你不仅可以发送像“厉害噢”、“我完全不懂”等内置短语,还能挤眉弄眼、尽情吐舌嘲讽,在领先时看着对方认真思考、毫无头绪的样子也是格外好笑。这种相互能看到对方实时表情的设计,显然为传统略显机械的答题对战过程增添了不少趣味和“人情味”。

上线三周下载量破250万、七日留存率45%,答题游戏又复活了?

答题过程分分钟就变成表情大战

虚拟形象的加入,还为《Trivial Royale》在商业设计上增加了新的付费点。跟传统答题游戏一样,《Trivial Royale》中有买辅助道具、观看广告等付费设计,同时,它还可以通过付费获得一些像耳环、眼镜等丰富形象的装饰品,此外还有一些丰富表达的手部动作。我们都知道,装饰品对玩家的吸引能力在很多时候并不比功能性道具差。

总体来说,《Trivial Royale》显露出来的最大特质,就是年轻化。从整体的UI设计,到无论是流行的吃鸡玩法,还是自定义虚拟头像,或者是有着大量新鲜内容的题库(包括抖音文化、堡垒之夜舞蹈等),《Trivial Royale》都在往新生代用户靠近,这多少打破了传统答题游戏有些“刻板”的印象,注入的社交性则将这些都联系起来,有了落脚的基础。

答题游戏元祖的反击

虽然《Trivial Royale》是Teatime Games这家芬兰新锐公司的首款冠军产品,但其创始人Thor Fridriksson在答题领域可是不折不扣的元老。他在2013年设计的《QuizUp》可以说是开创了现代答题游戏的先河,这款游戏的总下载量超过1亿次,在当时前前后后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投资,被NBC改编成电视节目,最终以7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Glu Mobile。

或许国内玩家会对它的另一个名字更加熟悉,那就是当时由腾讯代理的国内版本《脑力达人》。

上线三周下载量破250万、七日留存率45%,答题游戏又复活了?

《QuizUp》和本土化程度非常高的《脑力达人》

在开发《QuizUp》的Plain Vanilla Games被Glu收购后,Fridriksson在2017年成立了新的工作室Teatime Games,仅用了大半年时间就融资了900万美元,团队规模也增加到了20人左右。

“Teatime的目标是将游戏传统的社交体验带到移动端上,在实时对战的同时,还能看到对方千奇百怪的反应,这才是乐趣所在。”Fridriksson表示,“《Trivial Royale》的成功让我松了一口气,它证明了《QuizUp》不是偶然,我们可以复制这种成功。”

《QuizUp》后期逐渐没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在商业化设计上面的欠缺,Fridriksson不想犯同样的错误,《Trivial Royale》的商业化设计显然更加成熟完善,加入了装饰虚拟形象的付费点。他也从《QuizUp》时期的坚决不插入广告,到如今适当结合了广告变现的模式。

上线三周下载量破250万、七日留存率45%,答题游戏又复活了?

Thor Fridriksson, Teatime Games

事实上,《Trivial Royale》在初期上线时表现非常一般,在他们将其中的部分社交功能向所有人开放后(不只是胜者),游戏渐渐起飞。“社交媒体和网红们的亲睐真的帮了我们很多”,Fridriksson表示,“TikTok这样的年轻社交平台是《Trivial Royale》推广的主阵地,我们接触了很多顶流的网红,他们大部分都很喜欢这个游戏,真正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多的新增用户。”

显然《Trivial Royale》不仅在产品形态上有进步,对于眼下市场的熟悉和适应也是其成功的关键。

两度进化,会引领答题游戏3.0吗?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答题游戏只流行于电视节目和一些小型的线下场景中,而《QuizUp》在当时通过简洁流畅的产品设计、庞大丰富且细分精准的题库、Facebook等当时流行社交媒体的分享机制成功将它带到了互联网上,一时间成为引起现象级的追捧。

在《QuizUp》后答题品类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模仿者,但第二次明显的变革来自于2017年的《HQ Trivia》,这款答题游戏由Rus Yusupov 和 Colin Kroll制作,这两人曾做过Vine、Bounce和Hype等直播和短视频产品,他们将直播和答题得奖相结合,迅速又烧起一波答题热。

直播答题的风潮同样席卷到了中文互联网,当时被称为“新风口”。2018年初,《冲顶大会》、《百万英雄》等直播答题应用扎堆上线,在短时间内引起了市场的疯狂追捧。但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便随着广电总局开展清理整顿网络直播答题活动的通知而迅速退潮。

上线三周下载量破250万、七日留存率45%,答题游戏又复活了?

带起直播答题风潮的《HQ Trivia》

如今在美国iOS答题品类的畅销榜Top 10中,我们可以看到当年沿袭《QuizUp》玩法的《Trivia Crack》系列表现依旧稳定,《HQ Trivia》排在第九,剩下的更多是有着现实电视节目IP的产品,如《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跟《Jeopardy! World Tour》。稳居下载榜冠军的《Trivial Royale》,目前则徘徊在收入榜第十的位置。

在直播答题的整体风潮退散后,《Trivial Royale》会引领答题游戏的3.0吗?从产品形态上看,它更接近于初始答题游戏的“现代流行升级版”,它更加游戏化,有着大大小小有趣的细节创新,实时表情的玩法是值得探索的亮点;但其后续的收入表现还待进一步观察,热度会不会跟其他一些答题游戏易来易去也是一个疑问,不过就现在来说,答题这个“古老”品类总算是重新回到了年轻用户的视野中。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童年



1.娱媒体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娱媒体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娱媒体",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娱媒体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娱媒体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