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50部耽改,复制《陈情令》?“别把一时侥幸当做政策放开”电视

钛媒体 2019-09-23 13:31
此次泰国粉丝见面会再次为这个IP和大票粉丝续命。可以料想,11月份的南京演唱会依然会掀起狂欢,又是一门出品方赚得盆满钵满的好生意。今天登陆韩国播出的消息不过是锦上添花。

“陈情令B3区1张,7300要的抓紧!”

昨晚《陈情令》泰国粉丝见面会开始前一个小时,朋友圈黄牛仍在激情售票。“我听过最贵的是3万一张。人超……级……多!国内国外(粉丝)一半一半吧,还有好多业内来追。”一位《陈情令》主演的粉丝两天前毫不犹豫飞往泰国,为这场盛会买单。

此次泰国粉丝见面会再次为这个IP和大票粉丝续命。可以料想,11月份的南京演唱会依然会掀起狂欢,又是一门出品方赚得盆满钵满的好生意。今天登陆韩国播出的消息不过是锦上添花。

当然,这只是《陈情令》长尾效应中不大不小的一环。口红销售额、OST销售额、会员收入的一系列数字不断刺激着蠢蠢欲动的行业各环节。

2019夏日限定《陈情令》结束一个月多后,耽美热并未散去,并逐渐烧到影视圈的其他项目和公司。

9月18日微博热搜词条#绝地求生将影视化#,据悉该剧有嘉行参与;9月19日热议话题为priest的《默读》选角。在此之前,耀客新戏《凤于九天》宣布开机也得到市场注意。而据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了解,耽美圈的经典作品《破云》也在秘密拍摄中。

圈内对耽改剧的注意力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长期从事耽美项目落地的时光烙印传媒负责人杨瑞妍告诉作者,去年《镇魂》之后耽改剧就有出圈的迹象,但真正爆发还是今年下半年,“一些平台的制片人会来问,有没有一些类似的项目和IP资源,他们有兴趣开发成网剧。”

这些来接触的人中包括优爱腾芒搜狐,也有头部影视制作公司,自然不乏一些想要合作衍生的小公司,甚至一位曾经在央视供职的老领导也来询问,“这种耽美项目我们看看怎么能合作起来。”有些不想参与耽美项目的公司,也想在自己成型的作品中加一点“社会主义兄弟情”。

种种迹象都在释放信号,《陈情令》的成功似乎使2016年以来耽美影视作品遭遇的阴霾一扫而光。“没有错误,不存在试错”,作者丝毫不怀疑正在开发的《今夜哪里有鬼》会成为下一个《镇魂》。

可狮子鱼的负责人胡梦却不这么乐观,“不要把一时的侥幸和网开一面当做政策的放开,不要去跟风,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作为2016年那批最早参与过耽美影视剧制作的公司,狮子鱼的《不可抗力》曾经也集各种话题于一身,却在上线一月后遭遇下架。不过一个月的发酵加上衍生周边,《不可抗力》的最终收益比依然惊人。

不过,如今狮子鱼早就消耗完手里的耽美IP,开始专攻几乎无政策风险的项目。即便《陈情令》赚得盆满钵满,狮子鱼也没有再染指耽美的念头。在胡梦看来,有那么多没有风险的题材可以探索,为什么非得去挑战政策底线?一个特例得以从严苛的政策之网漏出,不代表每个项目都这么幸运。默默无闻死掉的只会是大多数。而现在的繁荣、项目的频繁启动更像是各大公司在想法设法脱手前两年屯下来的耽美IP.

风险是有的,但成功的诱惑更大,再渺茫的成功率在一连串的巨大收益和侥幸心理下总是被很多人选择性忽略。

耽美捧艺人,人气明星下场,但性价比更高的是新人

耽美剧什么最重要?自然是演员。

从来没有哪一类作品像耽美这样,让观众忽略剧情,只为演员的CP感买单,自然也没有哪类剧集的演员需要承受如此的风险和别样的关注。吃腐女红利让耽美剧迅速走红是经过多次检验的真理,几部成功耽美作品让nobody摇身一变成为顶级流量的诱惑就摆在那儿。

《默读》的选角工作启动当天便得到业内外的关注。《陈情令》热播期间,王一博便因神似《默读》主角费渡的装扮被推上微博热搜。且《默读》的出品方为《镇魂》背后的磨铁,启动时间又在《陈情令》成功之后,多方因素交织让《默读》未播先火。但这次“溜”的明星咖位有些不同。

井柏然出演费渡、任言恺出演骆闻舟的消息甚嚣尘上,也有八卦号称秦昊出演骆闻舟,费渡一角接触过刘昊然。很多人气男星出现在候选名单上。作者就《默读》选角一事询问CDHome工作室,该项目负责人以项目刚刚启动为由回绝。

尽管主角花落谁家并未尘埃落定,但此次选角透露出一个信号,耽改剧的主演候选人扩展到人气男星。在此之前,因为题材敏感,耽美相关作品是新人或三线开外特供。

2014年至今播出的30部耽美项目,出演者大部分仍然在影视圈无姓名,脱颖而出的《上瘾》《镇魂》和《陈情令》的主演在这些项目之前都籍籍无名。朱一龙得到出演《镇魂》的机会来自原定演员的临时“跑路”。据说,王一博出演蓝忘机不过是完成乐华的指派性任务。那时,有点名气的男演员都不会“以身犯险”。且大部分耽美项目投资不高,制作粗糙,有名气的演员也犯不着自降身价,反而给新人留下机会。

“那时候就是说,火了就行,其他都没关系。什么封不封杀,你只有火到那个程度才会被封杀。而且不会永久封杀,两年以后出来,只要人气在就好。”一位制作过多部耽美作品的制片人告诉作者。而从几位艺人的发展轨迹看,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没有人因出演耽美作品永久性离开这个行业,反而有前辈一跃成为一线,所以即便2016年黄景瑜和许魏洲出演《上瘾》后被主流媒体封杀,很多小艺人仍在前仆后继。

两年后,耽改剧《镇魂》和《陈情令》的接连成功放大了这类项目的好处,同时修改后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风险,直接促使大量成熟艺人涌入。黄晓明、尹正加盟《鬓边不是海棠红》便是一个开端。

今年5月时光烙印为自家的耽美项目做了一次选角试水,立刻收到几千份报名资料,“很夸张,都是公司带着艺人一块儿来。”这些竞争者中不乏上星剧男三男四的演员,微博粉丝在几百万到千万不等。参与者们往往很有自觉,就算不会特别去强调,也不会写入合同,但演这种戏的都会私下营业。

不过耽美剧的cp感是个玄学,一方面需要在筛选艺人时严格把关,一方面需要演员自身的火花和演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剧集能在腐女圈掀起多大水花。一位B站剪刀手告诉作者,去年自己剪《镇魂》的片段凭借流量在B站赚了一万多,但是今年《陈情令》只赚了不到一千。言下之意,后者的cp感还是差了点。

不过,以上条件都在其次。对于出品方来说,艺人的经纪约落在谁手中才是最重要的,“很尴尬,我们选中的往往经纪合约有问题,这种艺人我们不敢合作。”这个“有问题”指的是大部分艺人已经签了经纪约。

耽美项目依靠售卖影视版权赚的钱远不如捧红艺人后带来的商业合作收益高。如果不能把艺人的经纪约牢牢攥在自己手里,损失不计其数。有人透露,《陈情令》就是这个情况,“对接品牌进来,需要艺人配合,肖战配合不了,这是一个bug。”所以很多从业者的共识是,“签素人都好过签(成熟)演员”,否则走红了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有趣的是,芒果系的公司曾在一部耽改剧尚未定下演员时要求之后用这部戏的艺人来出演自家作品。演员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走红之前把人预订下来。

平台都已入场,但繁荣背后是囤积IP的转手热?

争抢着进入这条赛道的不仅有演员,还包括IP所有方、投资方、平台、制作公司、衍生品公司,等等。“现在基本上IP不用我们自己去找,都是他们来主动联系我们。”而面对汹涌而来的资方,杨瑞妍头疼的是如何平衡各方的配额。但就在两年前,资方却因为时光烙印要开发耽美项目而撤资,“资方直接说,你们这种东西绝对不会有出头之日。”

如今优爱腾芒搜狐以及海外资本纷纷觊觎这片市场。当然,每个平台的要求各不相同。一位与多个平台有接触的制片人告诉作者,一般优酷会以参投的形式跟进,腾讯则会以绑定较深的嘉行来跟投。爱奇艺比较霸道,要求全资全控。

大公司自己开发耽美项目的也不在少数。其中《鬓边不是海棠红》背后是爱奇艺和欢娱影视、《绝地求生》背后是嘉行、《凤于九天》背后是耀客……

当然,也有不少小体量的衍生品生产公司也想分一杯羹,用几十万授权费拿某一个品类。毕竟《陈情令》的口红只要了20万授权费,换回超过一亿的销售额。据悉,接下来《陈情令》准备与MAC联名口红,开发天子笑的酒。

衍生的前提是项目落地。

之前有媒体罗列了筹备中的59部耽美题材作品,其中大部分仅售出版权,只有一小部分已经开机或拍摄完毕。在胡梦看来,现在的繁荣更多是各大公司在想法设法脱手前两年屯下来的耽美IP.而这次流转活跃的,很多就是当初那些熟悉的项目。

2016年《上瘾》《不可抗力》相继走红一度让耽美成为影视公司和资本眼中的香饽饽,又恰逢当时IP热,不少公司当即屯下大量耽美IP.《默读》就曾在那时接触过狮子鱼,“今天问我这个IP要不要买,两天后就被买走了。那个时候赶上耽美热和IP热,两个撞一块。”

那时,便宜一点的IP几十万可以拿下,贵一些的上百万,能达到千万级别的就比较少了。“那个时候买IP的人没时间看小说,差不多看看作者是谁,小说知名度高不高就买,属于疯抢阶段。”据悉,《破云》第二部在作者尚未动笔的情况下已经被买下版权。但买回来才发现,很多小说不好落地。“比如现代都市类、商战、悬疑都比较吃香,类似《默读》《破云》;古装、仙侠玄幻类也比较受欢迎。但如果尺度很大,全程在开车,就很难改编成影视剧。”

《陈情令》恰恰属于相对好改又吃香的那一类,“群像,又有点国学元素在里面。”最重要的是,原著感情戏本就比较隐晦,改编成影视剧不需要大篇幅修改,在宣传上也有国风元素可以打。

大多数耽美IP没有《陈情令》幸运,被疯抢过后遭遇耽美影视作品被禁,很多IP只能砸到手里。《陈情令》又让这些IP有了重见天日的希望。但在胡梦看来,很多人只看到成功的个例,却看不到失败的累累教训。

成功率极低,政策双标,冒险值得吗?

就在《陈情令》热播期间,一部名为《少年江湖物语》的沙雕耽美改编剧也在播出,尽管豆瓣显示该剧的评分达到7.5,但评分人数只有不到5000,跟《陈情令》的60万+评分人数相去甚远。

从2014年《类似爱情》起始,在过去的六年里,以兄弟情、纯耽美甚至改编为BG感情戏上线的耽美IP多如牛毛,但真正成功的只有《上瘾》《镇魂》和《陈情令》寥寥几部,更多的还是《少年江湖物语》这样悄无声息的作品。这些作品评分未过万,有些甚至至今没有开分,甚至连口碑也非常一般,很多在及格线以下,好的也不过6-7分。

质量也跟投入成本的限制有着很大关系。

对于制作方,一方面不敢放开手脚做,需要控制成本,即便真的被下架,也可以尽量减少损失。在《镇魂》和《陈情令》之前,大多数耽美作品的成本控制在千万以下,几百万是正常成本,因此很难保证作品成色。

另一方面,很多从业者从内心里并不认可这类题材,纯粹为了耽美而耽美。一位制片人告诉作者,当初他们在筹备一部耽美网大时,尽管自己觉得这只是单纯的爱情故事,但一开始很多主创并不是很能接受,排斥很大地影响了作品的创作。“导演开始是有一些在意。后来我跟他说你会戴有色眼镜看《蓝宇》《断背山》吗?为什么要戴有色眼镜去看一段感情?”甚至很多演员在结束营业期后将这段从业经历当做黑历史尘封起来。“就算是通过耽美红起来的,也不愿意这么说。”一位艺人经纪这样说。

截至目前最成功的耽改剧《陈情令》恰恰规避了这些问题。过亿的投资在服化道和取景等方面都看得到。最重要的是,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作者,《陈情令》从编剧到美术、化妆,都是原著粉丝,整个拍摄现场宛如粉丝见面会。

一些比较成功的耽美作品几乎都有作者亲自参与,且需要经过漫长的剧本开发,以及后期的粉丝运营。那些深藏在微博、B站、各个论坛的意见领袖有他们独特的腐女运营技巧。要保障每个环节都不能出错,才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作品质量。而这只是第一关。

2016年众多耽美作品被下架的阴影仿佛还在昨天,但《陈情令》的顺利播出和狂欢堪称奇迹,以往束缚耽美IP的问题似乎从此都不存在:面对政策,有社会主义兄弟情做挡箭牌,纯耽美作品可以走海外市场,后续衍生有大批量腐女买单,现在连资方都不用自己去求,上赶着找耽美项目合作。

但在很多从业者看来,政策对个别项目放开所释放的信号是错误的引导,“为什么要双标?我特别不能理解。这样做会害死一批人,会引导很多人去做。”一位曾出品过耽美作品的制片人向作者抱怨,“我们这种制作公司真的会不明白,会觉得是不是政策放开可以做。要么就政策放开,要么不放这个口。前脚刚限完,突然又有特例,我们很懵逼。说白了,《陈情令》的出品方、制作公司太厉害了,都是这个行业金字塔顶端的人。”

除了上面压下来的政策限制,很多出品方还得小心维护各方关系。一位制片人告诉河豚君,当初他们发行耽美作品时,必须全网各个平台都得发,不能单独跟某一平台合作,“因为都知道这个片子属于可举报范围,但又吸粉带流量。要好大家一起好,否则谁也别想播。”

事实上,现在的审查比以前更严苛,“只要是两个男演员的戏,你就会非常束手束脚。可能只是非常正常的宿舍戏,创作者觉得没有任何尺度问题,但还是会让你修改。很多主观意见,你不知道今天审查的人是谁,一个人一个想法。”后来,即便知道如何规避敏感点,很多创作者也不愿意再去费这个心思,“你如果把它当成在打擦边球,意味着你本身就觉得它有问题。” 诚然,《陈情令》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对行业是巨大的诱惑,也撩拨了蠢蠢欲动的创作者,行业的新动静都是这部剧带来的余波。但一部耽美剧,从开发到顺利播出,任何一个环节都承担着数倍风险,随时有可能被喊停。

《陈情令》带来的究竟是机遇,还是泡沫?是所有人下场前都需要谨慎思考的问题。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童年



1.娱媒体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娱媒体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娱媒体",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娱媒体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娱媒体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