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派面临瓶颈,实力派正在崛起明星

实力派 2019-04-24 15:29
虽然曾以父亲陈凯歌执导电影《赵氏孤儿》出道,但是从《将夜》《最好的我们》开始,陈飞宇与陈凯歌之间的捆绑正在逐渐降低。

近日,张丹峰疑似出轨引起的风波在网络上持续发酵,其子张镐濂也被波及。3月21日,张镐濂通过《以团之名》官推组合新风暴成功出道,本来此时正值组合重点宣传期,组合其他成员都在频繁更新微博并与粉丝互动,但或受张丹峰事件影响,张镐濂的微博从4月2日便停止了更新。

娱乐圈中坑爹的星二代不少,张默和房祖名可谓典型代表,但是被爹“坑”的却不多,张镐濂就是其中一个。不过,和目前在娱乐圈活动的大多数星二代相比,张镐濂的知名度并不算高,更为人熟知的或许还是马思纯、关晓彤、范丞丞、陈飞宇、窦靖童等星二代。

整体来看,这些星二代大致可以分为演员派、偶像派、导演派、音乐派四大类。虽演员派中走流量路线的关晓彤、欧阳娜娜市场热度较高,但演技受到认可较高的董子健、杨玏等未来前景更值得期待;受偶像选秀市场降温的影响,范丞丞、张镐濂等偶像派未来发展瓶颈较大;至于导演派中的曾国祥和音乐派的窦靖童,二人均实力过硬,假以时日撕掉父辈标签,并非难事。

有人还在捆绑父辈前行

有人已经走向了独立发展

整体来看,大多星二代都是由父母或者亲戚领路进入娱乐圈的。如陈飞宇早在2010年就通过饰演父亲陈凯歌电影《赵氏孤儿》中少年时期的“王”进入了演艺圈;2011年,陈月末通过与父亲陈宝国合作电视剧《智者无敌》进入演艺圈;巴图第一部参演的电视剧《老牛家的战争》也是母亲宋丹丹担纲主演的作品。

回头看这些星二代在娱乐圈的发展,有的与父辈的捆绑并不深,如关晓彤、董子健、张佳宁、张晔子、陈飞宇等。虽父亲关少曾也为演员,但关晓彤与父亲合作的作品寥寥无几,关晓彤知名度之所以居高,除了童星出身作品数量居多的原因外,其前几年参演的《搭错车》《一仆二主》《好先生》等热门剧集也为自己积攒了不少人气。

在网剧《唐砖》中担任女一号的张佳宁,其舅舅正是该片制片人张晓龙,其曾在热门古装剧《甄嬛传》中饰演温太医。除《唐砖》外,张佳宁的《海上牧云记》《知否》《如懿传》等作品皆未与张晓龙捆绑。董子健是知名经纪人王京花的儿子,其出道后主攻大银幕,参演了如《山河故人》《乘风破浪》《少年巴比伦》等多部知名影片,与父母捆绑较低。

虽然曾以父亲陈凯歌执导电影《赵氏孤儿》出道,但是从《将夜》《最好的我们》开始,陈飞宇与陈凯歌之间的捆绑正在逐渐降低。相比之下,陈月末与父亲陈宝国的捆绑似乎从未间断,从2011年至今,父子二人合作电视剧高达7部,其中多部为陈宝国主演,可谓真正的“上阵父子兵”。

和陈月末一样,郭德纲之子郭麒麟也与父亲的捆绑较深。郭麒麟师从父亲搭档于谦,后成为德云社成员,其在喜剧真人秀节目《笑傲江湖》和《欢乐喜剧人》中均是与父亲郭德纲同台。此外,郭麒麟参演的电影《我要幸福》《祖宗十九代》等也均为德云社出品电影。在发展道路上,与“家族企业”羁绊较深的,除了郭麒麟,还有马思纯。

马思纯个人首部电视剧《大宅门》便是与小姨蒋雯丽合作,马思纯早年的作品如《恋人》《摩登新人类》《芈月传》等多是依托蒋雯丽牵线,为了马思纯,除顾长卫电影之外鲜少客串的蒋雯丽还在《左耳》中客串了一次。此外,马思纯斩获影后的作品《七月与安生》,其出品方之一的嘉映影业董事长覃宏,正是蒋雯丽多年的老友。

蒋雯丽与马思纯捆绑较深,除了亲戚关系外,还有着更深的资本关系,马思纯为顾长卫、蒋雯丽“家族企业”首映时代旗下艺人,据财报显示,马思纯参演的两部电视剧《将军在上》和《橙红年代》曾分别为首映时代带来了592.56万元和1200万元的收入。不过,在长城影视收购首映时代失败后,马思纯的经纪公司如今也已经从首映时代变更为了壹心娱乐,与朱亚文、张雨绮、白宇等艺人成为了同门艺人。

流量派商业价值较高

音乐派正在跨界

整体来看,在以上汇总的星二代中,大致可以划分为演员派、偶像派、歌手派、导演派四大类。演员中,关晓彤、欧阳娜娜两人主打流量路线,关晓彤虽此前主演过不少经典剧集,但近几年的作品如《凤求凰》《甜蜜暴击》等剧集的水准开始下滑,接拍的更多是一些大IP剧集。

欧阳娜娜在影视方面成就较小,演技也被网友吐槽是重灾区,其更多发力的是时尚路线。前段时间,欧阳娜娜虽因父亲不正确的政治立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但是因为危机公关够“刚”,反而圈了一波好感,冲淡了很多关于演技方面的争议。欧阳娜娜目前和马思纯一样,同为壹心娱乐旗下艺人。

在星二代中,关晓彤和欧阳娜娜两人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力可以说是顶尖的,毕竟走流量路线更易获得市场热度,两人不久前也被嘉人杂志评选为了“新四小花旦”。从代言上来看,国民闺女关晓彤手握31个代言,其中包含了8个国际品牌,相比之下,欧阳娜娜的代言数量较为逊色。

整体来看,在走演员路线的星二代中,张若昀、马思纯、董子健、杨玏等演员的的演技受到的认可相对更高。马思纯有金马影后加身,董子健也曾获得过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演员奖提名,杨玏在大多数都市剧中表现亮眼,曾靠《大丈夫》获得了2017年华鼎奖中国当代题材电视剧最佳男演员。相比之下,陈飞宇和陈月末等人的演技尚需提升。

除演员派外,星二代中范丞丞、张镐濂、焦曼婷三人走的皆是偶像派路线。作为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在参加《偶像练习生》时就拥有比同期选手更高的热度,最终也成功通过节目官推的NINE PERCENT组合出道;张镐濂今年也从《以团之名》成功出道;焦恩俊之女焦曼婷曾在去年的《创造101》中以个人练习生的身份亮相,不过最终并未成功出道。

导演派中,目前知名度较高的便是曾志伟的儿子曾国祥,其出道作品是曾志伟主演的电影《幽灵情书》,但相比于演员的身份,曾国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导演身份。早在2010年,曾国祥便凭借影片《恋人絮语》获得了47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提名,2016年,其凭借《七月与安生》拿下了53届金马奖最佳导演奖,并将马思纯和周冬雨捧上了金马影后的宝座。

在音乐派中,最为大众熟知的无疑是王菲的女儿窦靖童,窦靖童在外界认知中一直偏向于“才华派”,在音乐上的成就较高。2018年,窦靖童曾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并入围了全球华人歌曲排行榜华人杰出青年歌手奖、年度最佳创作女歌手奖。除了音乐领域外,窦靖童目前也正在跨界,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其凭借陈建斌执导的电影《第十一回》,拿到了最佳女配角奖。

导演派和演技派前景最好

流量派处境略显尴尬

从这些星二代未来的发展来看,其中导演派的前景相对更好。如今电影市场正在更新换代,导演们也同样如此,诸如张艺谋、陈凯歌等老牌导演越来越难产出爆款作品,而新锐导演则更容易与观众在思想上产生共鸣,曾国祥的《七月与安生》便是如此。在斩获金马奖最佳导演之后,曾国祥的新片《少年的你》在今年又入围第69届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未来可期。

对流量派而言,目前的存在似乎略显尴尬。国内娱乐市场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之后,迎来了寒冬期,流量明星在市场的生存环境也愈发艰难,成为了不被观众肯定的存在。对关晓彤而言,目前在作品选择上显然需要慎重,如果继续接拍烂片,很有可能过度消耗之前积攒的口碑,而欧阳娜娜则急需交出实力过硬的代表作,而并非一味靠VLOG来维持人气。

在星二代中,演技较为扎实、也更会挑作品的,未来前景更值得被看好。如董子健,他的戏路规划一直很清晰,选片也较为珍惜羽翼,此外,不管是青春片还是文艺片,他的个人风格都令人印象深刻。未来,董子健有两部重量级作品待上映,一部是与《绣春刀》导演路阳合作的《刺杀小说家》,另外一部是与《烈日灼心》导演曹保平合作的《秦末无刀》。

对偶像派而言,目前的市场大环境也并不友好。虽然如今范丞丞的商业价值在星二代中仅低于关晓彤,但也是因为其赶上了去年偶像市场的红利。今年偶像市场降温后,通过《以团之名》出道的组合新风暴和BlackACE并未复制去年NINE PERCENT的成功,张镐濂的人气也相对较低。国内偶像市场尚未被完全激活,这些通过选秀出来的偶像明星未来何去何从也令人担忧。

整体来看,不管是演员派、导演派、偶像派、音乐派,星二代的标签都是一把双刃剑,他们虽然都拥有着比其他新人更高的起点、更为优质的资源,更多的关注度,但可能很多人终其一生也卸不掉父辈的标签,如窦靖童在新闻报道中的关键词大多都是“王菲女儿”,而范丞丞在范冰冰的逃税风波中甚至被舆论“连坐”。

对星二代来说,成功者尚好,不成功者往往会成为为父辈“抹黑”的存在。如今,可以看出如马思纯、曾国祥、杨玏、陈飞宇等很多星二代在发展路上都试图撕掉父辈的标签,但是想要拥有自己的名气,除了慢慢与父辈减少捆绑之外,还是要靠作品说话。只有当观众想起你时,第一个想到的是你的作品,而并非你父辈的名字,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童年



1.娱媒体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娱媒体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娱媒体",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娱媒体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娱媒体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