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能否用“半壁江山”FGO重新下好电影这步棋?动漫

壹娱观察 2019-01-12 00:04
根据数据显示,截至发稿,《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想看人数超过8万,其中男性占比高达71.7%,在受众人群中,20-24岁的人群占比为48%,超过70%的受众为本科学历。点映及预售票房为713.6万元。

2019年1月11日,有三部动画电影同日在内地上映,其中一部名为《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的日本动画电影颇受关注。

据了解,《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2017年于日本上映。虽然两年后这部电影才接受中国内地观众的市场检验,但它在固定人群里的超高口碑着实不容小觑。该片的豆瓣评分高达8.4分,这一分值与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相同,后者2016年在内地上映时,曾创下5.75亿元的票房佳绩。

而根据数据显示,截至发稿,《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想看人数超过8万,其中男性占比高达71.7%,在受众人群中,20-24岁的人群占比为48%,超过70%的受众为本科学历。点映及预售票房为713.6万元。不排除后期因口碑发酵的可能。

今天就带大家来看一看,这部被称为“日本国民级IP动画”《Fate/stay night》的首部“樱线”剧场版《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以及高调助推该部电影的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

八年渊源,B站的“半壁江山”与FGO

追溯这部电影,要从2004年1月30日,一款名为《Fate/stay night》的PC平台文字冒险游戏在日本上线说起。这款游戏由游戏社团TYPE-MOON制作并发售,凭借其庞大新奇的世界观,和自带的开放性,各式刻画生动的人物自带人物IP,一经推出,就在日本二次元同人圈内引发了爆棚的人气。爱好者们将其和“东方系列”“寒蝉系列”并列为日本同人界的三大奇迹。

2017年10月14日,由这部IP衍生出的电影《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首次在日本上映,这部电影由以“高质量、烧经费”著称的ufotable动画制作公司制作,及系列作品《Fate/stay night》导演须藤友德担当其动画电影监督。

据数据统计,这部电影在日本上映2日,便以4.13亿日元的票房,夺得首周票房冠军。截至2017年底,它以14.5亿日元总票房、98万8000观影人次的成绩,位列日本2017年度本土电影票房排行榜第23位。

而在国内,据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1月10日,该影片想看人数超过8万,在同天上映的三部动画电影中排名第一。更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影片二线城市热度最高,占比高达45%;排名第二的竟然是四线城市,占比为19.6%;一线城市只位列第三,为18%。而在活跃城市的排名中,上海则以7.7%的活跃度超过北京、杭州等城市,居于榜首。这或许也从另一侧面解释了为何B站要把首映礼放在上海的原因。

另据了解,早在2017年该电影在日本上映时,B站就曾组织过粉丝去日本观影的活动。如今大力助推引进国内后,2018年12月19日,B站作为这部电影在内地上映的助推者、独家媒体支持方,同时也是利益方之一,上线了该电影的中文PV。12月26号开始,又陆续放出角色版PV,在B站上线了《命运之夜》大电影专题页,宣布首映礼,并面向一众粉丝,组织了首映礼参与名额的抽奖活动。2019年1月5日,B站在上海如期为这部电影举行了盛大的首映礼。

首映礼上,B站按照影片中的氛围,在现场布置了插满近万朵花,高达2米的巨大花墙,意在呼应电影名中的“恶兆之花”,同时,还在现场布置了电影内实景还原的3D花房废墟,与电影中卫宫士郎、远坂凛、Saber、Lancer、Archer等人气角色的立牌并列两侧,成了粉丝们争相打卡的“圣地”。

除去唯美精致的首映礼布置,首映礼当天的映前环节中,B站还邀请了电影女主角间桐樱的声优下屋则子登场,将全场热烈气氛推至顶点,为电影的上映进行了一波强势的宣传。

而说起B站与这部电影背后强大的IP,Fate系列的关系,可以说是一段横跨了近8年的渊源。

2012年4月《Fate/Zero》第二季在B站首度直播,随后B站开始逐渐引进Fate系列,其中,以基于Fate世界观下的游戏《F/GO》最受热捧。

2016年9月,B站正式成为手机卡牌游戏FGO的国内代理商,游戏中精致的角色和精妙的剧情,与囤聚在B站的一众ACG爱好者们产生了完美的发酵。据公开数据显示,随后一年的时间内,这款由B站独家代理的游戏,安装量超过了200万,月度活跃用户数达到了145万。

随后,热度持续不断。2017年“黑贞德”进入FGO卡池,玩家通过付费便有机率得到的当天,FGO甚至一度赢过当年大热的《王者荣耀》,成为畅销榜冠军。游戏盛行期间,B站以官方举办多次“FES年末祭”等粉丝活动,以此引导和加强粉丝热情与忠诚度,使以FGO为主的Fate系列,至今在B站人气不衰。

不少熟悉FGO的人都发出过类似感叹:B站靠FGO撑起了它的半壁江山,甚至最终得以上市,也离不开FGO的助力。

这句话毫不夸张。据哔哩哔哩(B站)发布的2018年Q3未经审计财报来看,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0.79亿,其中游戏业务7.44亿元。可见,B站虽为一家主营二次元内容的视频公司,可游戏才是它的主要盈利业务。再看B站2017年财报,当年,游戏业务占B站总营收83.4%,其中,仅FGO便贡献了游戏营收的71.8%,为B站带来14.7亿元的收入。

如此,B站在2019年初主导引进Fate系列剧场版,就不难理解了。这既是B站对FGO基数庞大的粉丝的回馈,同时,也是希望能够利用这一IP,进行再一次价值提取。这一举措被一众称作“月厨”的FGO粉丝戏称为“大型月球人口普查”。

B站与FGO的携手,本该是前途一片大好,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借来的“东风”,是否成为了如今的“壁垒”

从哔哩哔哩2018年Q1财报不难发现,B站第一季度游戏业务收入6.89亿元,其中游戏《Fate/Grand Order》和《碧蓝航线》贡献了总营收的79%左右。到了第三季度,这样以游戏业务为主的营收并未有明显的变化。营收结构过于单一,与B站视频社区的定位也并不相符。

因此,B站的CEO陈睿曾在2018年5月召开的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时表示:“未来B站计划游戏收入将下降到50%,并称将B站加大对UP主的支持以激励更多原创内容,同时加速广告和直播业务的变现。”

这项“去游戏化”的提议,反应到FGO上,曾一度引起粉丝的不安。

究其原因,FGO这经久不衰的人气,于B站而言,实则是把双刃剑。诚然它的火爆为B站带去了不菲的营收,可一款游戏的生命周期,在这个新品层出的时代是不稳定的。更重要的是,B站截至目前,也仅是FGO的代理商,而FGO的版权真正掌握在日本株式会社Aniplex手里。因此,对于FGO在B站总营收中占比过高,而造成B站对其的收入依赖,就形同埋在B站的定时炸弹。

理论在前,在随后对于FGO游戏的运营上面,问题也曾一度层出不穷。据调查,FGO第一次让玩家感到失望,是在今年1月24日开启的“终章”活动中。“终章”是FGO目前最重要的活动之一,活动内容里有一项是让全服玩家共同攻略世界级Boss,以获得大量的游戏道具。由于参加这个活动是要“抢怪”的,越早进入游戏得到的道具越多,因此,大量玩家短时间内的涌入必然会使服务器受到冲击。

国服运营方在“终章”活动前表示,已提前做足准备,会保障服务器稳定。然而,活动开始后,服务器还是因冲击崩溃了,等几次维护后,再次开放的时候,玩家们已在屏幕前苦等了10个小时。承诺的服务器保障没有做好,后续维护没有公告,这是一批玩家开始感到不满的初次事件。

随后,FGO在国服经历了2018年4月份的代充事件、6月份宣布FGO不参加B站9周年活动事件等后,玩家们的不满进一步升级,质疑与发泄纷纷涌入官博。据调查显示,在这一系列事件发生的时间里,FGO游戏本身也出现了一系列问题,B萌FGO角色被下线、活动剧情消失、游戏出现Bug、国服比日服少发放奖励等。

玩家们对这种种现象开始了各种猜测。有人认为是代充事件使B站失去了日方信任,导致监管收紧,严禁了一切与日服不同的活动。也有人觉得B站自从“去游戏化”后,就已经开始不在乎FGO的口碑,这种态度延伸到了玩家身上。随着时间发酵,更多的玩家进一步地将官方态度的转变与B站本身和“去游戏化”战略联系了起来,传言一度被玩家信以为真。

虽然在随后的2018年6月28日,B站CEO陈睿出面,用他的个人B站账号发了一条状态,向FGO的玩家道歉,表示自己也是游戏玩家,能够感同身受。最后,以个人名义抽取13000人,送出不等的现金,奖金总额高达230多万元。

然而,这一举措并未“平息众怒”。不满的情绪随着时间发酵,玩家们开始相互号召,下个卡池不再氪金,甚至还有玩家到各种渠道商店下面刷FGO的差评,以此引起B站注意。

终于,在7月4日晚,FGO官博发出了正式道歉声明。道歉信中,运营方罗列了自己从年初到现在的错误操作,B站将这一系列错误的原因归结为自己因为小小的成果而过于膨胀,并保证整改、追责,相关责任人将会受到降薪、辞退等处罚。

然而,从在官博评论、在各大论坛、贴吧上来看,愿意原谅游戏运营方的玩家还是极少,据评论,很多玩家认为,这封道歉信有太多的漏洞,甚至“通篇都在避重就轻”。

现在,我们再来看一看哔哩哔哩2018年Q3未经审计的财报,B站第三季度平均月手游付费用户91万,同比增长23%。这比起第一季度平均月手游付费用户数80万,较去年同期增长79%的数据而言,增速严重下滑。

这就是B站与FGO这些年的关系。玩家因运营方的一系列或错误的操作,而对B站游戏运营产生了抵触情绪,这其中或许存在着误会,也或许确实是B站自身的失误。

这样来看,或许可以推断,B站重磅推出Fate系列动画电影,除了文中提到的目的之外,或许也可以看作是对玩家“与版权方并无交恶”的解释,并希望和对运营方不满的FGO玩家们达成和解,重新唤起他们热情的一种表态。

而Fate系列今后在B站又将如何发展,我们且在电影上映后,拭目以待。

B站的影业布局:兜兜转转,能否冲出桎梏

事实上,虽然B站作为国内领先的二次元文化社区,在其布局的业务版图内,除前文提到的游戏业务,也早已涉足影视行业,只不过B站在影视这条路上走的并不如想象中顺利。

2015年底,获得腾讯投资后估值超17亿元的B站高调宣布,牵手东方明珠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尚世影业,成立影视公司。于是,在2015年年报中,东方明珠称与B站合资成立哔哩哔哩影业,旨在“强化在影视制作领域的布局”。

从这一合作可以看出,B站已有计划,从原本小众的二次元视频领域,拓展到电影、电视剧制作领域。然而,2017年6月份,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网站发布了一则股权转让公告,被转让的正是哔哩哔哩影业45%股权,而转让方则是公司的大股东、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

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的哔哩哔哩影业财务数据来看,从2015年成立以来,哔哩哔哩影业营收始终为零,并在2016年,净利润为负数。

根据数据显示,从成立到2018年,哔哩哔哩影业以联合出品或出品的角色共参与了4部影片。2016年有3部影片在内地上映,其中包括《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纪录片,该片票房为647.1万元。另两部均为动画电影,分别是获得2511.3万票房的《精灵王座》和获得1215.7万元票房的《我叫MT之山口山战记》。后直到2018年,B站参与投资出品的《爱情公寓》才与众人见面,该片获得5.55亿的票房,但豆瓣评分只有3.1分。

进入2019年,由B站作为《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动画电影的独家媒体方、影片在内地上映的主要助推方,且如此大力且高调的宣传,是否也有想要借助该影片,为自己重新进军影业铺路呢?这成为外界对哔哩哔哩影业,甚至是B站进军影视领域关注的另一焦点。

从此前哔哩哔哩影业参与出品的电影可以发现,除《爱情公寓》外均是动画类型。而这可以说与B站自有的二次元氛围极为符合。哔哩哔哩2018年Q3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第三季度B站用户增长势头强劲,月均活跃用户达9270万,移动端月活用户达8000万,分别同比增长25%和33%相比较第二季度的月平均活跃用户8500万, 同比增长30%; 移动端月平均活跃用户7140万,同比增长39%。这些活跃用户称为B站最大的“资本”,而这一优势也将在影视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最为直观的则表现在宣发领域。2018年9月,B站首次参加在哈尔滨举行的中国国际广告节。在这场活动中,B站所拥有的“Z世代”庞大用户群及其200万个文化标签、7000余个文化圈层所展现出的价值被多方认可。站长之家在一篇报道中就曾援引TalkingData副总裁高铎话称,“结合泛二次元人群与相关应用关联度,再通过关联应用多维度行业表现进行模型算法评估,B站成为最具投放价值媒体”。

事实上,B站也成为短视频之外颇受片方青睐的新宣发渠道。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6月,《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B站发布了其首款电影主题曲。这段时长3分15秒的短视频短短时间带来了20万的流量,随着时间发酵,《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一时在社交网络大热。最终这部影片排片从7.9%升至25%,累计票房9.56亿元,豆瓣评分8.2分。最让人意外的是,由这段短视频带来的热度一直持续“燃烧”到今天。截至2019年1月10日发稿,这段短视频在B站实现207.3万播放,2.8万弹幕,最高全站日排行3名。

除《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之外,《大鱼海棠》等国产动画电影、《闪光少女》这样的青春类电影也纷纷涌向B站。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B站在电影宣发领域的独特地位。

再来看B站的投资布局。根据数据统计,哔哩哔哩自2015年至今,在文化娱乐领域的投资共28笔,其中有包括福熙影视、狮林影视在内的影视公司,也有像网易漫画、轻文轻小说这样的漫画、小说公司,同时更有映画这样的短视频公司,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动漫公司。B站在文化娱乐领域的多方布局,不免让人联想到在内容领域,B站系的公司与哔哩哔哩影业实现内容联动的可能。如果可以顺利打通各方关节,仅动画、漫画内容的影视化开发就将给哔哩哔哩影业带来极其丰富的IP改编资源。

当然,无论是从B站文化娱乐领域的投资布局看,还是哔哩哔哩影业目前出品的电影类型看,动画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不过,从国内的影视票房市场看,根据数据显示,2018年(1月1日-12月31日)全年总票房(含服务费)606.98亿元,其中动画电影总票房(含服务费)40.07亿元,约占全年总票房的6.6%。显然动画电影票房占比并不高。如果哔哩哔哩影业未来将电影内容类型侧重于动画电影方向,将遇到不小的市场挑战。有鉴于此,再加上之前的《爱情公寓》,哔哩哔哩影业在未来电影内容方向上的探索非常值得玩味——是否会在未来探索更多动画电影之外的电影,令人关注。

总之,对于曾提出“去游戏化”的B站来说,分摊游戏、尤其是减弱对FGO游戏带来的依赖性,创造新的盈利点迫在眉睫。就像上文所说,因B站独有的宣发优势,加上在文化领域的布局,哔哩哔哩影业背靠B站,天然具备一定优势。2019年伊始,B站对《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的高调助推,不免让外界对B站在影视领域的布局有着更多期待。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童年



1.娱媒体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娱媒体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娱媒体",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娱媒体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娱媒体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热门话题

热文榜单

最新快报